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三章 公交车
    陈玉见我身处铁笼,眼中有些可怜之色,她说道:“王宇,受了不少苦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嫂子这些不算什么,只是我真的没有盗窃,更加没有拐卖啊。”我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 “刚刚我已经问过那个女孩子了,她说一切都不记得了,很显然这是用了药物所致,这个王宇不简单啊。”老男人眯着双眼说道。

     这是把我的帽子越扣越大,分明是要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     “我相信你,同时我也知道你肯定不会做那些事,也做不了那些事,你好,我去王宇的房间看过了,那么多的东西他是怎么悄无声息从洗浴中心挪走的?一个女人也就算了,还带着那么多东西,难道王宇生了三头六臂吗?”陈玉对老男人说道,声音不卑不亢,语气十分的严肃。

    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陈玉这般强势,也是第一次觉得她像女强人多余弱女子。

     老男人被陈玉问愣了,半晌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 “当时不还有一个人吗?应该是他的同伙。”这时,年轻男的说话了。

     我真是恨透他了,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,这年轻男的早就死了千万遍了。

     “对,当时根据老板娘所说确实还有一个人。”老男人接着年轻男的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好,给你们十个人,你给我悄无声息的把那么多东西,外加一个女人带到警局来,能做到吗?洗浴中心都是有监控的,你们看过监控了吗?”陈玉一声声的质问老男人,把老男人呛的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陈玉确实说的滴水不漏,要是没有粉色东西,即使是手段通天,正常人也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带走那么多东西。

     许久之后,老男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:“把王宇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 “这,这怎么行!”年轻男的显然不愿意。

     年轻男的的话让我们把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,我的目光带着愤恨之色,咬牙说道:“我嫂子说的你没听见吗?去调监控,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拐卖或者盗窃!”

     “你,你,你给我老实点。”年轻男的手里拿着棍子,指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 这时,老男人说话了,他点了点头说道:“确实是这样,我们虽然发现了现场,但是没有确切的过程证据证明是王宇拐卖盗窃,快把他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 老男人已经接连说了两次把我放了,年轻男的即使再不愿意也没有办法,他只得打开了铁笼放了我。

     我来到了女的面前,女的赶忙退了两步说道:“干嘛?!”

     我翻了翻白眼,将手递给了她,女的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,她将我手上的东西打开了。

     看到女的一脸的防备之色,我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:“谢谢了,我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 “晓云,我来给他拿。”年轻男的来到了办公桌前,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塑料袋。

     他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,我清楚的看到他特意将粉色东西展露在了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 陈玉和老男人自然看见了它,陈玉强势的脸上变成了深红色,至于老男人,那是无尽的尴尬。

     “他涉嫌到洗浴中心做违法的事情,这个就是证据。”年轻男的晃了晃手里的东西说道。

     我的手抹了一把脸,那样子是要多无语有多无语,这个年轻男的分明就是找不到我的罪状,想从别的地方来找,总之就是跟我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 女的没有说话,但我看到她严肃的神情也变得尴尬了起来。

     陈玉虽然不想说话,可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了,她不说都不行了:“有它并不能证明什么,你手里拿着它,难道你也做过类似的事?不然你怎么知道洗浴中心能够做违法的事?况且,况且这种事应该是先拿洗浴中心问罪,而不是找到王宇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 这次我是打心眼儿里佩服陈玉了,她真的是能言善辩,不当律师可惜了,以前的我怎么就没发现呢?

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别丢人了!快还给他吧。”老男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干咳了两声,加重了一些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 年轻男的虽然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被老男人这么一说,那是把所有的话都憋回了肚子里,只得愤恨的将东西甩在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 我面带笑容的收拾起了东西,在穿腰带的时候,故意对着女的面前晃了两晃,这让女的脸快红的滴出血了。

     “你!”年轻男的举起棍子,看样子像是要招呼我。

     我赶忙退到了一边说道:“你敢碰我,我就告你!”

     年轻男的咬了咬牙忍下了,不过双眼一直是在恶狠狠的盯着我,像是在威胁我一般。

     “王宇,我们走吧。”说着,陈玉率先离开了这里,至于我则是最后看了一眼女的,然后对她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:“么~再见宝贝儿~”

     做完这个我飞快的离开了,也不管他们是什么表情,跟着陈玉来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 陈玉走在我的前面,我跟在她的身后,看着她美丽的背影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 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,陈玉停下了脚步,高跟鞋的声音消失在了我的耳中。

     我本能的跟着停下了脚步,望向了陈玉的背影,和她披散在肩头的长发。

     陈玉偏过了身,她的侧脸展露在了我的眼中,说道:“你自己回去吧,我还有些事。”

     我没有回答她的话,陈玉扭正了身子,一步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 听着高跟鞋远去的声音,我看着她美丽的背影一点点的消失在我的眼中……

     这一刻我愣神了,大概十分钟左右,我才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 “呼……”我深吸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,把心收了起来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她,始终是我的嫂子。”

     我回到了学校旁的家里,里面依旧很杂乱,但是属于洗浴中心的东西已经全都被搬走了。

     我收拾起了屋子,并且是仔仔细细的寻找了起来,但是我没有找到我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“不对啊,我记得粉色东西明明把它们也吐出来了,怎么不见了。”我翻找着所有的角落,仔仔细细的寻找了起来,希望能找到那两个属于陈玉的东西。

     可我找遍了整个屋子,所有角落也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 最后我想到了一种可能,那就是被洗浴中心的人顺走了。

     “草!”我愤恨的跺了一下脚,拿出了口袋里的粉色东西。

     “都是因为你,都是因为你才给我找了一大堆的麻烦,甚至还把我那两样珍贵的东西弄丢了!”我咬牙扯着它,将它拉的有一尺左右的长度。

     这时,粉色东西泛起了光芒,虽然不大,但是很稳定,像是因为我先前给它“充了电”一样。

     我松开了它,将它放在了口袋里,默默的说道:“老妇女既然敢这么弄我,那我也可以用粉色东西报复她啊,反正死无对证!”

     这让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不过转念一想现在不是时候,必须等这两天的风声过了在说。

     由于跟我哥不住在一起了,所以上班只能靠我自己了,我怕迟到特意定了好几个闹钟,并且早早的去乘公交了。

     由于我住的这里跟始发站比较近,所以我上公交的时候里面并没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 我选了一处靠窗的座位坐下了,然后闭着眼睛打起了盹。

     还没眯多长时间,公交车内就响起了各种声音,把我给硬生生的吵醒了。

     我睁开双眼一看,不得了,公交车内已经挤满了人,乍眼看去全都是人头。

     “这才多久,怎么就这么多人了。”我暗自嘀咕了一声,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旁边站着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 这个女人成熟且美丽,最重要的事,我认识她,她也认识我,因为她就是我的上司,吕云。

     “哈啊~”我打了一个哈欠,没有管那么多,接着闭着双眼打盹。

 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这叫我的身体猛然一震,看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 在看到吕云的时候,我立刻说道:“吕经理!你今天怎么也乘公交了?”

     “昨天出了点小车祸,所以今天只有乘公交了。”吕云带着笑容看着我。

     “小车祸?人没事就好!哦,快,快坐吧。”我赶忙站了起来给吕云让座。

     吕云本想推辞,但是见我执意让座给她,她也只好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 我站在了吕云的身边,就像是一个护花使者一般。

     其实说句实话,我这个位置还是相当好的,因为吕云今天外面穿着小西装,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,而衬衫的纽扣刚好解开了两颗,所以从上面看去奥妙无穷。

     我的双眼一直在往下看,吕云则是双目看向了窗户外,对这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“咕咚~”我轻轻的咽了一口唾沫,身子有意无意的往吕云凑近了不少。

     吕云偏头看向了我,不过由于坐着,所以这视线当然在我的腰部以下。

     那一瞬间,吕云愣住了,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 同样我像是毫无所觉一般看着下方,就在这时,司机重重的踩了一下刹车,而我的身子猛然朝吕云撞了一下,她的脸正好碰在了我的下方……